柯领:中国的孩子全部输在起跑线上

发布时间:2018-03-10 17:24


       “教育的起跑线问题”是一个困扰了中国社会许多年的理论难题与实践难题。有的说,中国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有的说,中国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也有的说,中国的孩子被搞死在起跑线上。我想,每一种说法都有自己的立场与自己看问题的角度,重要的是不能只停留在经验的说教层面,而应上升到理论分析的高度来讲道理,也就是说,要站得高,才能看得远。这里,我经过多年的研究以后,从中美教育比较的角度,提出了一套自己的看法。

 

       一、教育的起跑线在哪里?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教育理念,恰恰“让中国的孩子全部输在起跑线上”。当代中国的教育体系已经成了一种“本末倒置”与“拔苗助长”的教育体系。教育就是训练身体和陶冶心灵,好的教育应根据“效法自然”的原理,从感觉开始,也就是从身体的感觉与形象的感觉开始,按人的成长进程的顺序依次是“躯体— 情感意志—理性灵魂”的内在节奏来按排课程。教育的规律是人在12岁以前主要是“躯体—情感意志”优势地成长,也就是人格优势地成长;12 岁以后主要是“理性灵魂”优势地成长,也就是智能优势地成长。教育的全过程要以审美教育为中心,贯彻“人格成长第一,智能成长第二,专业学习第三”这样一种教育思想。以人为本的教育,就应当遵循人的这种自然进程,通过体育、美育、德育、智育、劳育使人得到多方面的和谐的发展。教育要以人为本,要遵循由外而内的“动作把握、形象把握、逻辑把握”的认知成长的建构规律,在教育孩子与学生时,应从动作把握与形象把握开始,说的少一点,要尽量引导儿童去活动、去发现、去探索、去看、去听、去感觉,通过动作、形象与逻辑的内化来建构智能,而非一味地将枯燥的知识硬塞给儿童。教育的原则和方法是否正确,关键在于过程中是否造成儿童一种愉快的兴奋,是否引起兴趣和爱好,以提高儿童学习的主动性。儿童需要自身发展的空间与时间,当代的儿童在不得不过快成长的压力下长大,失去了对他们年龄段来说永不再来的、一次性体验的机会。为儿童按排过度的学习,是摧垮儿童身心的罪魁祸首。我们当今社会的快速度,几乎不尊重或不理解儿童的需求。因此我们身为教师和家长必须为儿童创造出能充分发挥童年特点的空间和时间。这样做,到了儿童成年时,大大有助于促进创造性独立思考、独立行动能力的形成。

 

       二、为什么说“中国的孩子全部输在起跑线上”?
       人的成长就象“春、夏、秋、冬”展开的次序一样,有一个内在的节奏。由于中国的教育体系是从“理性灵魂”开始的,这就违背了教育的规律,也就是违背了人的内在成长节奏。重视“语文、数学、英语”的超前学习与升学考试的竟争,忽视了动作把握与形象把握的这两个阶段的奠基性的成长,从一开始就重视理性灵魂的训练,使得中国的孩子普遍地缺少“春天”,缺少感性春天的玩耍、活动、野性、清新、舒缓、浪漫与原始生命力的勃发,主要是理性的夏日的暴晒、煎熬、辛苦与重复的劳作,到了秋天就多半收获空壳的果实,从学校毕业后,走到社会上就经受慢长“冬季”的人生煎熬,缺少人文教养与内心的强大和强健的体魄以及解决实际问题的动手能力,从而人格萎缩、有气无力、偏偏倒倒、东躲西藏、不敢挑战人生的极限而可怜吧吧地度过这一生,普遍压抑、情感与理智严重地失衡,连一个正常人都不是,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创造性的培养与人生浪漫的情调,真是白日作梦。据我对中美教育的观察与比较,我认为,中国的孩子全部输在起跑线上。
       我认识一个在美国硅谷读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他们学的数学的加减运算是从具体的形象开始的,象是解应用题,主要用文字来描述,如一个苹果加两个苹果等于几个苹果?,五个苹果减两个苹果等于几个苹果?,三个蛋糕加四个蛋糕等于几个蛋糕? ,孩子们就用手指头与脚指头来进行加减运算。他们的《科学》课程很有特色,教材是大开本,图文并茂,围绕科学的常识展开,讲自然环境、天体行星、日月星辰、植物、动物,与此相对应的作业是,回家用花盆栽小树苗、栽藩茄、种小麦、养蚕、养小鱼等,观察成长过程并作记录,学会用文字或绘画来作科学报告,描述植物与动物的成长过程等。老师每天给孩子们布置的家庭作业为进行20分钟的阅读训练,自己找感兴趣的书籍看,任何书籍都可以,每两个星期写一次读书报告。显然,他们的认知是从动作把握与形象把握开始的,而不是从抽象1+2=?,5-2=?,3+4=?开始的。比较一下,中国的小学一年级是怎样进行教学的呢?
       为此,我们需要从教育模式的角度才能更深入地理解:当代中国的教育模式是以“认知为本”的教育模式,也就是教育的实践是围绕“认知导向为中心”展开的,有三个特点,教师中心、教材中心、课堂中心。以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为中心,强调灌输式的死记硬背。而美国的教育模式是一种以“活动为本”的教育模式,也就是教育的实践是围绕“情感导向为中心”展开的,主要有三个特点,学生中心、活动中心、经验中心。主张学习与教育要满足儿童的内在需要,以兴趣为中心,反对压抑学生们想像力与创造力的死记硬背,强调从做中学,强调学生多参加体育活动,要以解决问题为中心多动手做项目,努力培养兴趣、体力、观察力与解决实际问题的各种能力。于是中国的孩子“赢在起点,输在终点”,美国的孩子“输在起点,赢在终点"。中国的许多教育专家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比美国的基础教育搞得好,因为中国的中学生比美国的中学生,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更扎实,在国际竟赛中,考得更好。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当今,中国的以升学考试为中心的教育体系是一种“本末倒置”与“拔苗助长”的教育体系,侧重的是“语文、数学、英语”这三门核心课程的系统训练,这是一种重知识、重理性、重科学、重智商开发的左脑型教育。在社会生存竟争的压力下,以教育人们“学会工作”为目的,缺少自由玩耍与体育,缺少艺术活动的浪漫,缺少劳动与独立生活能力的塑造,缺少“爱心”与生态世界观的培养,过早的让孩子在12岁以前接受太多的知识灌输与逻辑思维训练,抑制了形象思维与情商的生长发育,使右脑神经细胞由于缺少外在的形象化物象的刺激而全面萎缩,从而失去了想象力、失去了生命激情与创造性、失去了生活的丰富与生命的尽性。显然,中国的教育体系过早地耗散了孩子的元气,是给孩子“放气”的教育,它的本事就是把活蹦乱跳的孩子变成蔫了吧唧的皮球。

 

       三、美国的基础教育真的比中国的基础教育差吗?
       在我看来,欧美国家的强大,首先是他们的人文、制度与教育系统的强大,其次才是科学技术与经济的强大。也就是说是精神的强大才导致了物质的强大。我想对于我们从中国到美国来生活的人,要安静下来,慢慢用心体会美国的教育、欧洲的教育,他们从古希腊开始就把培养“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作为教育奋斗的目标。“野性”就意味着“身强力壮、吃苦耐劳、追求自由”,“高贵”就意味着“情趣高雅、追求卓越、严于律己”,于是,基础教育就为孩子与学生们创造了许多“自由探索的空间”与“自由探索的时间”,就有童子军,玩耍多,体育课多,艺术活动多,科学活动多,探究性学习活动多,课后社团活动多,父母带孩子参与教会活动多……这种以人格为中心的教育就全面奠定了人生的根基。
       在我看来,兴趣与爱好是产生丰富个性与创造性的源泉。美国基础教育的真正精华是在每天下午3:00放学以后的围绕“体育、艺术、科学探究、社会实践”而展开的丰富多彩的课后活动。学生们自由选择可以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也可以不参加。我认识一个在美国硅谷 Lynbrook中学读书的15岁的中学生,他告诉我他们中学有53个社团组织,他自己就参加了7个社团组织,周一到周五下午3:00—4:00就参与各种社团活动,他喜欢歌唱艺术,就参加了美声唱法社团与爵士乐风格歌唱社团的活动,还参加了莎士比亚戏剧表演社团,星期日参加了去教会做义工的社团活动。
       人生就象是与自己比赛的马拉松赛跑。西方教育倡导的是“先慢后快”,人格先成长,智能与技术后成长;体能与意志先成长,知识与技能后成长,他们的人就越来越有后劲。中国的知识教育模式造成的后果是“先快后慢”,教材体系性强,知识难度大,条条框框语言刻板,缺少形象的情节与故事性,分数竟争、班级排名,智能先成长,人格萎缩了,知识先成长,心力与体力萎缩了,长大后,只能干点技术活,讨口饭吃。如果把人生比喻为万米赛跑的话,中国的教育体系是从“理性灵魂”开始的,重视逻辑把握的训练,刚开始就起跑快,拼命往前冲,也许会赢前面的3000公尺,但由于过早地耗散了孩子的元气与能量,就多半会输掉后面的 7000公尺;西方的教育是从“躯体—情感意志”开始的,也许刚开始跑得慢,会输掉前面的3000公尺,但由于重视动作把握与形象把握的训练,打好了人生的基础,就多半会赢后面的7000公尺。中国的教育是赢一段时间,而输一辈子;西方的教育是输一段时间,而赢一辈子。中国的教育是“先紧后松”,“紧”是基础教育难度大,以“语文、数学、英语”这三门主课为核心进行系统训练,以考试为中心,强迫学生学习与考试,把学生们累垮了,造成普遍厌学;“松”是学生们考上大学了,离开了家长的管制与升学考试的压迫,终于可以玩耍了,大学里追星族成群,流行音乐、经商热、社交热抑制了读书热,成了校园文化,躲避崇高的染色头、追星族、玩家成了时代弄潮儿的象征,大学成了“市场”、 “官场”、“玩场”,大学象牙塔的理想主义精神失落了,校园正在成为文化的沙漠与精神的废墟。而美国的教育是“先松后紧”,基础教育的理念是“少学多玩”,“玩耍”是最好的学习,幼儿园与小学嘻嘻哈哈很放松基本上是在玩耍中度过的,从初中开始好象才进入了正规的学习,寒暑假没有家庭作业,没有升学考试与分数排名,没有指定的教材,每个教师可以根据教学的要求自主选择教材,在教学内容与教学实施方面有较多的自主性、能动性与创造性。整个基础教育以人文教育为中心,重视体育、音乐、文学、美术、手工、人文历史地理、科学、数学、写作、社会研究、外语等课程的学习。教材印刷得很精美、是大开本、图文并茂、故事性强、内容丰富、编得很厚、知识面宽、重视世界文明的学习、知识难度小,就象科普读物,容易学习,练习题灵活多样,经常围绕项目进行社会调查与观察,并作动手动脑和写报告的科学研究,有利于激发学生们的学习兴趣与想象力。自由活动时间较多,以“活动’ 为中心,下午3:00就放学了,体育活动多,艺术活动多,社会活动多,探究性学习活动多,松松垮垮,体格健壮,心力与体力都好。考上大学后,知识结构全面而又学习任务重,前2年主要是通识教育,后2年主要是专业教育,很容易转专业,有较多自主选择的机会,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专业了,就出自内心地自觉学习,是自己想“紧”。放眼看世界,中国人的位置在哪里?中国有自己的教育思想家吗?有原创性的教育思想与教育理论吗?世界上的人文、社科、科学技术与发明创造有多少是中国人搞出来的呢?……
       看一看当今的中国教育,“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幼儿园要小学化,小学要初中化,初中要高中化”等,让人难以承受的重成了我们的至理名言。浮躁的社会再加上急功近利的心态,让多少儿童本应充满纯真和快乐的童年不在、让多少青少年本应充满朝气和活力的青春不在,醒着的时间就只有一个字——快! 要知道,在许多成人眼中自然而然的事情,对于孩子来说,却需要时间。我们不能焦急,只能慢慢等待,要把人生当成是一趟旅游而不是一场赛跑!只有有了旅游的心境,我们才会对我们的人生学会欣赏、学会享受、学会快乐! 面对幼稚的生命,我们不应催促,我们只有等待,这是人伦,更是常识。 人的成长应在“躯体—情感意志”本位的主导下,遵循“自由—选择—责任”的人格建构规律:基础教育阶段要以美为本,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为目标,以培养“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为中心,要强调“品格—体育—艺术—科学”四位一体的综合训练,强调学生自由的探索而不是相互攀比分数的高低。教育不是制造产品的工业,而更象是需要精耕细作的农业,是一门“慢”的艺术。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要尊重学生丰富的个性,教育要强调“慢”、强调“活动与快乐”、强调“体验—理解 —实践”、强调“野性、清新、舒缓、浪漫与原始生命力的勃发”,“身、心、灵”的健康成长尤其忌讳强迫与压力,而需要很放松的外在条件,需要通过“慢”的节奏,通过“自由与自我选择的探索才能逐渐走向自觉”,从而奠定好人生的根基。人格成长第一,智能成长第二;生态世界观、公民、体育、音乐、文学、美术学习第一,数学、科学、历史、地理、英语、电脑学习第二。给儿童更多属于自己的空间与自己的时间,让他们的“身、心、灵”在发展自己兴趣爱好的过程中得到健康、自主、快乐而尽性的发展。儿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们有权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而且,也只有在一个属于自己的较大空间与较长时间里,在放松的、快乐的、尽兴玩耍的、游戏的状态下,儿童才会形成自由、阳光的性格与完整健全的个性。这种性格与个性构成了文明社会的基础。

 

       四、风险社会的教育选择
       当今的信息化时代是一个风险社会,电子网络与游戏给全世界的基础教育带来了严重挑战,据美国临床心理治疗专家介绍,美国因上网与电玩成瘾的中学生占 8.7%,给家庭、学校、社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我看来,对未成年人来说,互联网与电子游戏就是新时代的“鸦片”,学生们正在沦落成为“电子儿童”,家庭与学校稍不注意,搞得不好就会前功尽弃,毁掉孩子一生的前程与幸福。作家三毛曾在《塑料儿童》一文中,说她邀约几个台湾孩子去看海,以领略大海的自然之美,一路上他们都专注于玩自己手中的电子游戏,到了海边不为所动,“这就是海呀,回去吧,晚上6点半动画片要开始了”。以管窥豹,这就是这个时代城市孩子生活的普遍宿影。显然,在一个风险社会里,闺避风险的一个主要的办法这就要重建人与自然的联系,人类社会正在实现由“工业社会”向“生态社会”的转型,教育要回归天道,回归自然,回归传统,回归原始,回归农业社会,要倡导“生态世界观、公民、体育、音乐、文学、美术学习第一,数学、科学、历史、地理、英语、电脑学习第二”这种以美育为中心的教育价值观。最好小学生的学习不用电脑与上互联网,上初中以后才开始使用电脑与开设这些课程,“电脑要从娃娃抓起” 这句话是错误的和不可靠的,要延缓儿童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与接触电子产品的亲密度。在这个方面,世界性的华德福学校做得较好,在他们的学校里,幼儿与小学生,不看电视,不学电脑,倡导在大自然里学习,重视手工、劳动、体育、艺术、身体韵律、自然观察、多元文化等的学习。在我看来,人类的教育体系要在“美是教育的本质”这个基础上,要重新开始与重新出发,华德福的教育思想与教育实践为我们的教育树立了榜样,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
       目前,中国的教育正在改变之中,新课程改革已经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但是,还有许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我主张中国的高校招生与高考要全面引进美国的招生体系与SAT水平考试体系,主要考三科:阅读、数学、写作。每年有七次考试机会,每次考试四个半小时。高校录取学生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学生成绩=个人自传(填写20多页表格:我的背景、我爱好什么、我做过什么、我有那些才能等)+高中4年的平时成绩+SAT水平考试成绩(以最好的一次成绩计算),每项大约占三分之一的比重。在美国社会生活,个人、家庭与学校就感受不到升学考试的压力,许多学生高中毕业时用不着复习与上补习班,或者花少许的时间复习并熟悉考试的风格,就轻轻松松报名去参加SAT考试,美国的招生体系与考试体系能最大程度激发学生们的自主性、能动性与创造性,是非常科学而又合理的。在我看来,如果我们不从改革招生制度与高考内容入手,中国的任何一次教育改革都存在着失败的危险。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中国为什么不学习美国或其它欧洲国家的招生体系与高考体系。在中国,高考指挥棒“绑架”了整个基础教育,“语文、数学、英语”成了基础教育的三大核心学科,由于教育理论界没有搞清楚人文学科的教育价值,体育、音乐、文学、美术、世界文明史、哲学、美学是不重要的豆芽学科,而在美国的基础教育与常青藤大学这些就是核心学科,人文教育使人“务虚”,科学技术教育使人“务实”,“务虚与务实”要保持一种平衡,感性与理性要构成互动,人才有想象力与创造性,才有更多的幸福感。否则,中国人只能做一些低端的技术工作,整个中国就只能成为世界低端产品的制造工厂,成为发达国家廉价物质消费品的生产基地……不过,当前中国大陆正在普遍推广人文学科课程,这是中国教育的希望与新生长点。这里,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应把人文学科的课程与人文精神的建设放到核心、灵魂与本体的地位。因为人文是埋在地下的精神基础,是国家走向强大的必须的精神土壤。人文、民主与科学是一个整体,人文能充分唤醒人的自我意识,为个人灌注浪漫、深度、有品味的精神生活,为民主灌注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为科学灌注充满创新精神的审美价值,为社会灌注生态主义与人道主义的终极关怀。因此,人文是立人之本,科学技术是立人之术,二者合一,才能造就出抱持健康价值观与充满创造活力的个体。要有一流的文科,才有一流的理科,要有一流的理科才有一流的工科。这就是教育的生态系统,道·理·术合一,构成一个文理良性互动的教育生态系统。


       人文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批判。还好,我们都是从善良的角度来批评中国与批评中华民族。我之所以批评您,是因为我爱您;我之所以为您流泪,是因为我希望您强大。
       哦,让我想起那句有名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满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的深沉。——艾青
                                                                                                                                           7月20日于美国旧金山